彩虹幻像

俗称变异馒头,叫我馒头,面粉,饼干都行...
原本以为LOF可以当个人网站用的,但看起来似乎框架不对的样子,是我想得太多了……
彩虹幻像是以前网站的名字~

执子之手 其之二(刀剑乱舞同人 刀X审)

所谓幸福到冒泡应该就是现在的这个感觉吧~~~~!!!
我相信R酱的笔力但每次都还是被甜得嗷嗷叫!那种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得一直傻笑就是我从下午到现在的状态了~~~(ノ*>∀<)ノ♡
被被那种默默认真的性格真的超戳我!怎么能让人不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安刀撩人的段数总是高刃一截,恋爱关系里牵风筝线的人肯定是他啊!
然后!这次的咖喱真的真的好エ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想蹭他胸口……(你快够!)
R酱辛苦啦!!!!我等着上咖喱的车嗷~~~~~~(摇旗呐喊!!)

reike酱:

· 全站文章→全目录


·  @彩虹幻像 太太嵌字速度太快了,所以我没等到明天就交作业了


· ……我要接着把咖喱的车给开出来!!!!!


+++++++++++++++++++++++++++++++++++++++++


山姥切国广


让人把这株小号的竹子设置在房间一角的时候,审神者还被鹤丸他们吐槽了来着。


“外面院子里那么多棵竹子还不够你挂,一定要在这里关着门搞秘密主意吗?我就看你一个人怎么写满一棵树!”鹤丸把歌仙准备好的一叠短册递给她。


然后审神者还真的一个人写满了一棵树。


“昨天悄悄放到他口袋的巧克力,希望他能发现”


“希望山姥切每次出阵都能平安回到我身边”


“希望每天都能和山姥切在一起”


……


“希望你能发现,“我喜欢你””


五彩的短册上写满斑斓的心意,年轻打刀的名字填满了每一个祈愿.


能进入审神者寝室的只有担任近侍的金发青年,她每天都在焦灼的等待他能看到她的爱恋。


然而被挂得花花绿绿的竹子已经在房间里放置了四五天,却依然没能和那位沉默寡言的近侍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审神者原本期待这一树的繁花最终能在青年的羞赧微笑中化为热恋的火花,但看他每天从竹子旁边经过时目不斜视的冷淡表情,感觉再这么等下去,再热情的火花最后都得变成哑炮。


不行,我得再主动一点。审神者在心里暗自握了一下拳。


“……山姥切啊,你看我一个人把整个竹子都挂满了,是不是很厉害?”晚饭后被近侍送回房间,审神者拉住准备离开的青年展开了尬聊。


“……嗯。”青年点了点头,有些不自在的拉了拉盖在头上的白布。


“那……你不觉得好奇吗?”感觉这个反应貌似有戏,审神者接着问了下去。


“……”这次青年干脆没有说话,脸色倒是泛了点红,但眉间也微微皱了起来。


“……”审神者有点不明白应该如何理解这段微妙的沉默,索性破釜沉舟的直接问道。“……你看过我写的内容了吗?”


“……”青年怔了征,又把白布往下拉了一些,再次点了点头。


“!!”审神者顿时有点不知该作何反应了。既然他已经看到了上面的内容,却又没有任何反应,而且今天自己都这么追着问到鼻子底下了,还一副有些困扰眉头紧锁的样子……就像要抓住最后的希望,审神者的声音缠上不安和紧张的锁,一路不稳的向着地底落去。“你……你既然看到的话,为什么不回应我啊?呜……我、我也知道一下子突然收到这种乱七八糟的告、告白,会觉得很唐突,很……沉重,可能也会觉得很麻烦,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收到你的回复啊。你知道我等你的反应等了几天吗?就算是拒绝也好……至少……至少……”


说着说着,审神者就已经完全陷入了被拒绝的悲伤情绪,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里已经混杂了一丝呜咽的哭腔。


“……等一下啊!”听不下去的山姥切打断了审神者的独白,有些困扰的挠着头。“你到底一个人在消沉个什么啊?”


“诶?但是……”审神者一怔,敏锐的感觉到了青年话语中的焦躁和……怒气?


“我说你啊,在抱怨别人不给回应之前,自己怎么不去确认一下啊?”山姥切红着脸抱怨着,伸手指向被竹子装点得绿意葱葱的一角。


“?……!!!”这次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审神者差点就在狭窄的房间里跑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


粉色和淡黄的短册缀在竹枝上,被窗口吹进来的微风扬起在半空中滴溜溜的转着圈。审神者写下的文字大大咧咧的填满了每一张短册的背面,边角空出的地方现在却盖上了其他的墨迹。


“昨天悄悄放到他口袋的巧克力,希望他能发现”——“白巧克力太甜了……承蒙款待。”


“希望山姥切每次出阵都能平安回到我身边”——“我会把你送给我的御守放在贴近心脏的内侧口袋”


“希望每天都能和山姥切在一起”——“如果我这种仿刀也可以的话,这种廉价的愿望不值一提”


审神者最后将系在顶端的短册翻转过来——


“希望你能发现,“我喜欢你””


所有零乱的心迹都得到了认真的回应,只有这一张上干干净净。


不等审神者回头发出疑问,另一双男人的大手从后面伸来,将她向上抬起的双手托起,轻柔的包握在掌心。


“只有这一张,我写不了。”山姥切的声音低沉的在审神者的耳边响起,带着和掌心一样灼热的温度。


“那张纸上写不下我的喜欢,可能要用一生才能对你说完。”


 






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觉得,跟人类和付丧神比起来,猫咪实在是一种很可爱的生物。


它们不但不会没完没了的缠在身边,有时逗了半天它们可能还懒得搭理,但就是那抬头一声软绵绵的“喵~”,还有偶尔心情好时跳上膝头窝住不动的暖意,让人直想用樱花雨把它们埋在里面。


所以大俱利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对猫看不顺眼。


三十五分零六秒。


这是审神者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之后,从钟表盘上流过的时间。


但审神者也并不是一直沉默,只是她说话的对象和关注的目标都不是他而已。


“诶呀节育被剃毛的地方终于长好了啊,呜哇——这个埋起来的感觉!!赞!……呀,别跑啊再让我吸一会儿,等会儿给你单独开个小零食!”审神者趴在榻榻米上,按住被掀翻的一只狸花猫,两眼放光的埋在柔软的猫肚子上吸得不亦乐乎,两只翘起的小腿不住的晃悠着。


大俱利看着乐不思蜀的审神者,心情有点复杂。


他手里倒也拿了根逗猫棒,就一直这么心不在焉的晃悠着。太过敷衍的态度终于也让赏脸陪着他玩的一只胖橘猫大为光火,跳起来就在他的手背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虽然没出爪子,也拍出了一声清脆的“啪”,连带着把他手里的逗猫棒也砸到了地上。


“呀!”审神者这时也小声的惊呼了一声,语气中透着关切。


大俱利马上看了过去,正准备微蹙着眉头让担心自己被猫抓到的审神者不要大惊小怪,就看到她急切的抱起另一只黑猫,十分仔细的端详着它的爪尖。


“你这是在哪里乱挠的,指甲都开裂了,不疼吗?”审神者心疼的皱着眉,挤出的川字好像比大俱利的还要深上一点。她轻柔的抱起嗲嗲叫着的黑猫,走到房间左侧的壁橱旁边,娴熟的打开中间的一个小抽屉,拿出猫咪专用的指甲钳,就地坐了下去,软软甜甜的哄着。“来,我帮你修一下,不疼不疼,不要咬我哦~”


大俱利看了一眼被喂得过于肥胖的大橘打得泛红的手背,心里有点堵。


出阵的时候有点什么擦伤划伤也就不谈了,有时候在厨房不小心被锅盖烫到,她也会在旁边大呼小叫,又是冲水又是涂药的。现在倒好,眼中只有一片喵喵喵。


……这么说来,她今天跟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好像还是“你往那边挪一点吧,这里太阳正好,留给猫。”


想到这里,大俱利的脸顿时黑成了审神者怀里的那只猫。


这时的审神者倒是麻利的剪完了猫爪子,之后就理所当然的沉浸在了黑喵肉垫的上好手感里,仍旧是没有注意到恋人的那点小情绪。直到她怀里的黑猫被背后骤然而起的压迫感惊得跳了开去,她才一脸莫名的回过头去,看到走到她身后无言的伸展开双臂的大俱利。


“……???”审神者跟着站了起来,随便拍了拍身上沾着的猫毛,疑惑的看着大俱利。


“继续啊。”大俱利淡淡的说。


“???”审神者就差没把黑人问号的表情包直接举在头上了。


“你不是喜欢吸猫吗?”比审神者高出一个头的青年站在那里,严肃的表情中还透着一丝冷漠,认真的说。


这意思是说,敞开肚皮让你吸吗?那个大俱利??不……这不科学……审神者眨了眨眼,仍旧是按兵不动。


“喵。”青年认真的说。


“噗……”审神者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拍打着大俱利的胸口。“哈哈哈哈你这是怎么了?猫妖上身吗?突然这么反差萌很犯规啊。”


大俱利不做声,只是默默的展开双臂看着她。审神者原本还在扶着腰笑,硬是被那双专注的金色眸子盯得心里一颤,于是强自镇定的轻咳一声,低下头去轻轻搂住了大俱利的腰,用开始微微发烫的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完了吗?”大俱利放下手臂,低着头看着怀里的审神者,一副不是很满意的样子。“刚才那只花狸猫,不止被你蹭了十分钟吧?”


“你跟猫较什么劲啊……”审神者无奈的抬眼,却触到了青年眼中的一片深不见底的缱绻,心中又是一颤,连忙打着哈哈的说道。“不吸了不吸了,猫咪的肚子多软啊,你身上到处都是硬邦邦的,埋起来不舒服……”


话音刚落,审神者正准备从大俱利腰侧收回的双手就被他牢牢抓住,拉过头顶后和自己的手掌叠在一起,修长的手指灵巧的从指间穿过,交缠而握。向前一步将审神者抵在壁柜上,青年如同一只高傲的猫,用鼻尖轻触她的额角。


“那我们换换吧,你的身体埋起来有多软,我还是知道的。”


 






三日月宗近


作为一个非典型性的公务员,审神者一年下来要参加的会议还是不算少的。每个月的例行会议也就算了,充其量也就半天的阶梯教室,虽然很无趣,但还可以跟坐在隔壁的交好同僚重温一下学生时代最爱的传纸条活动。


但是半年一次的总结会就恶心人了。满满一天的总结述职外加战术分析的会议安排,晚上还有联谊舞会。虽然一开始的举办初衷是让审神者这个高危且没什么社交机会的职业多一点内部互动,毕竟也不是强制性非要审神者之间共舞,后来就变成了各家审神者和近侍刀的秀恩爱大会了。


眼看过两天就是上半年的总结会了,审神者却连出席舞会的衣服都没定下来。自从三个月前升级为恋人后就再也没有从近侍位置上换下来的三日月走进房间的时候,审神者正毫无形象的盘腿坐在地上,对着铺开一地的各式衣服发着呆。


“哦呀,小姑娘这是在选衣服吗?要不要听听我这个老头子的意见啊?”一袭华美狩衣的太刀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小心的绕过摊在脚边的衣物,在审神者身边坐下。


“嗯,周五的晚宴,不知道要带哪一套过去。鹤丸给我推荐那条全白的一字肩,烛台切说我穿黑色的短裙好看……”审神者边说边挠头。


“哈哈哈,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毕竟爷爷一眼就选中了你,眼界还是挺高的。”三日月笑着拥住审神者的肩,然而还没等他把脸凑过去,就被审神者捶打着推开。


“你能不把技能点都升在撩我上面吗?先帮我把衣服选出来啊,到时候陪我去的人可是你,不好看的话你也一样面上无光!”饶是被锻炼了一阵,现在的审神者对于这振号称最美的天下五剑还是培养出来了一点抵抗力,加上选不出衣服的焦躁,硬是把要往旖旎方向发展的氛围给拗了回来。


“这点我倒是毫不担心,我家小姑娘无论身着何种衣裙,一定都是最好看的。”前一秒才被锤过的三日月笑眯眯的继续开撩,不过撩完之后还是记得正事的。


三日月就这么坐在原地,带着笑意的悠然环视了一圈散乱的丢在周围的裙子,然后看似随意的伸出手去,将看中的东西捞了回来。


“这么穿如何?”三日月选好之后,安静的等着审神者给出意见。


被他选出的是一条深蓝的长裙,柔滑的布料在灯光下反射着华贵的光,设计却又简简单单。可白色长裙在华丽中隐着娇俏,黑色短裙的成熟中透着色气,而这条裙子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亮点,只是中规中矩而已。


“你肤色白,这个颜色衬你。而且我当天是只能穿所谓的正装吧?跟长船家的烛台切差不多的那种,所以就换你把我的颜色穿在身上吧。”就像是看出了审神者的犹豫,三日月徐徐的开了口,末了又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这样一来,只要你站在我身边,就算不做任何说明,大家也能看清吧。你就是我的夜空,我是你一个人的月亮。”


审神者红着脸把含在喉咙里的“可是……”给吞了下去,默默的把恋人选出的长裙郑重的放在床上,然后开始收拾满地的衣裙。


“……不过啊……”一边把衣服重新挂回柜子里,审神者还是把刚才的那个转折点给吐了出来,只是她现在要表达的是另一个疑虑。“这种款式要配细高跟才好看,唉……站不稳啊,还跳舞……”


放下收拾到一半的衣服,审神者打开旁边的柜子,从下面翻翻找找的拖出一个盒子,打开后拿出一双明显就没穿过几次的崭新高跟。细绒的鞋面上简单的缀着一个同色的蝴蝶结,不会反光的材质正好跟三日月选出的长裙相得益彰。


“不然现在穿上试试吧?”三日月把手里拿着的两件衣服挂进衣柜,转身走到近前。


“……嗯。”即便是前面有一层厚厚的防水台,审神者看着那九厘米的高跟还是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自己之前怎么就铁下心来把这双鞋给买回来了呢……


赤着脚穿上一只鞋,尚未完全凭借它站立就开始觉得吃力。三日月颇有默契的伸出一只手来,将面露难色的审神者轻轻牵起。看似随意的一扶,便让摇摇欲坠的审神者感觉好了很多,放下心来将全部的体重撑在了细细的鞋跟上。


“要走两步吗?”三日月问道。在得到审神者的颔首授意下,他就这么牵着她的手,慢慢向后退去,一边还耐心的出言安慰道。“别慌,慢慢走就好了,我不会让你摔到的。”


审神者本来想吐槽来着,开玩笑叫你一声爷爷,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教小孩学步的家长了?然而抬眼一看,那双新月沉浮其中的绝美眼眸正隔着一个微妙到暧昧的距离注视着自己。总像是没有完全睁开的美目有着柔和的弧度,只是微垂眼眸就仿佛带着隐隐的笑意,金色的流苏斜斜的搭在深蓝色的发丝上,称着流转的眼波中如同蕴含着闪耀的星尘。


尽管三日月每天都陪伴在自己身边,这一瞬间的审神者还是怔了怔,接着脚下就是一扭,顿时失去了平衡。


三日月当然不会让审神者摔到,他立马将整个身体靠了过去,让她稳稳的倚在胸前。


“哈哈哈,刚才是看爷爷看的入了神吗?不要掩饰,我可是全都看到了。”三日月笑着拍拍审神者的后背,确定她已经站稳之后便又略微拉开了距离,但握住的另一只手,却始终就不肯放开了。


被目睹了全过程的审神者有点无地自容,闪烁着眼神开始转移话题。


“……伤、伤脑筋啊,这才走几步就脚下一歪,看来还是平常穿得太少了,应该偶尔拿出来习惯一下才行……”审神者有些尴尬的笑着。


“那就现在开始练练吧?”三日月牵着审神者在房间里慢慢的兜着圈,唇边带着好看的弧度。“虽然舞步已经记住了,不过爷爷我也得多练习呢,总不能当天带着你跳错。”


“练习吗?那就得一直麻烦你像这样扶着我一点呢。”审神者叹了口气。“不过买了双鞋回来也不能只在舞会上穿穿,还是得多习惯习惯,不然总不能每次穿都让你这么牵着吧。”


“无妨。”三日月微笑着用力握了握她的手。“今后所有的路,我都会这么牵着你走下去。”


 




评论
热度 ( 296 )

© 彩虹幻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