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幻像

俗称变异馒头,叫我馒头,面粉,饼干都行...
原本以为LOF可以当个人网站用的,但看起来似乎框架不对的样子,是我想得太多了……
彩虹幻像是以前网站的名字~

不绝花雨(刀剑乱舞同人 山姥切X审神者)

真的好甜啊~!!!!小甜饼超好吃!!!!

我只梦见过两次被被,其中一次还是惊吓意味的……(扶额)

果然都是别人家的比较号………………(被自家近侍拖走!!

啊啊能跟被被一起过生日什么的,真的很棒啊~~!

感谢R酱的小甜饼~~!!!吃得一本满足嗷~~~~~~

 

顺带还混了个更新~~~~(你快够!!

 

reike酱:

· 全站文章→全目录

· 我本来没想日更来着,然而馒头太太居然把我做的一个梦画出来了!!!戳的我满地蹦跶,只能梦写成文了!!!

· 甜到齁的甜饼,重点在最后 @彩虹幻像 的美图!请大家品尝!

+++++++++++++++++++++++++++++++++++++++++++++

山姥切偶尔会非常怀念自己还只是一把刀的日子。

只是一件单纯的器具,用模糊而缺乏色彩的视线看着那些曾经或正在拥有自己的人们,擅自演出属于他们的故事。

——当然,那些属于刀剑本身的记忆,也极有可能也是在自己获得人身之后,才被不安于空白现状的脑子擅自润色加笔的。

真正的器物,不喜不悲,无欲无求。

就像现在这个被审神者塞进他手里的茶杯一样。主人需要喝茶的时候,就拿出来在手里握一握;主人不用的时候,就放在橱柜里享受清净时光。既不用忧心自己的价值能不能配上今天的茶,也不用在主人接连几天都直接买咖啡喝可乐的时候,为自己是否已经不会再被她捧在手里而暗自神伤……

“太烫了?”并没有看穿山姥切突如其来的淡淡感伤,审神者的关切问话打断了他的遐思。

她看了看山姥切手里的杯子,散发出清雅花香的浅褐色液体一点都没有减少。没有立即得到回答的审神者随即又低头喝了一口自己杯子里的茶,这温度就连格外怕烫的自己都觉得还好。而且这盐渍樱茶,前几天山姥切还夸过好喝来着……

“……心情不好?”窥视着山姥切习惯性一般微微蹙起的眉头,审神者轻声问道。

“不……”山姥切摇了摇头,正想再接着说句什么,就看到了那朵正插在审神者耳边的茶花。大朵的花瓣华贵的重叠在一起,却不是院子里那些茶花一样浓墨重彩的艳红。浅浅的樱色衬着她白皙脸颊上的一抹的淡红,不着痕迹的相得益彰。

今天被她唤来喝茶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三日月站在她旁边,为她插上那只山茶花。她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不自在的问他,好不好看?不等他回答,三日月就连连点着头,笑着夸她是月中天女水中莲,直夸得她脸比花儿还要红上了几分。

于是山姥切也点了点头。

好看,好看得像过于明亮的光,刺得眼睛和心口都有点疼。

“哦,想起来了,上次喝茶配了草莓大福来着。”一心想让自家近侍心情变好一点,审神者利落的把捧在手里的杯子往旁边一放,就要去厨房翻冰箱。然后才刚刚把脚后跟踩上地板边缘,就被山姥切伸手按住了肩头。

“不用了,就这样,挺好。”山姥切淡淡的说道,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嗯……”审神者又盯着他看了看,确认青年的表情恢复成了一如平常的淡然,这才收回视线,继续在走廊边上垂下脚,捧起手边的杯子,最后还不放心的加了一句。“……如果你有什么烦心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

“嗯。”山姥切点点头。

但是现在的烦心事,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即便是以和人类无异的姿态显现,刀与主的关系还是不会有任何改变。没有了审神者,他们只会是普通的物件。不管是出于刀剑骨子里对于护主的执着,还是付丧神对于给予自己形体和生命的主人的依恋,本丸里都不会有人对于获得审神者青睐一事而觉得不快。或者说,只要是能让她开心的事,他们都乐于去做。

看到店里新上的樱茶,歌仙立马买来送给了她。

知道她喜欢在喝茶的时候配点小点心,烛台切每次都会特意做一点留在冰箱里。

在远征的归途上看到枝头的花朵就小心翼翼带回来的,也不止三日月一个人。

而他呢?

只是一把不懂诗词歌赋,不会察言观色的仿刀而已。

在唯一能体现自身价值的战场上奋勇杀敌,挂彩回来还会惹她生气,然后抿着唇给自己手入,脸上满是泫然欲泣的神色。

然而审神者说,我喜欢你。

不但不能让她开心,还只会让她担心垂泪的自己,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呢?

人心实在是一个麻烦的东西,会因为她的喜欢而狂喜,下一秒又因为她不知会持续到何时的喜欢而惶然。她的笑容她的声音都会让心脏激荡出美妙的乐音,接下来又会因为她给予别人的笑容和话语而隐隐发痛。

“呀,这朵完全盛开了呢!”安静了一会儿的审神者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扯着山姥切的袖子让他去看自己手里的杯子。

喝了一小半的透明器皿中,有一朵完全被泡开的樱花正在水的正中间摇曳着。花瓣的颜色比不上它尚在枝头时的鲜艳,褪去的颜色仿佛全数溶进了茶水中,边缘是柔和的透明。

“真漂亮呀!”审神者捧起茶杯,笑得眉眼弯弯。

“嗯,漂亮。”山姥切点了点头,看着笑颜如花的审神者。

显现至今尚未超过两年,对于情感,山姥切自问还没有研究清楚。但是对于喜欢,他觉得,看到她的笑容,就会想要在她身边一直守护下去;看到花朵,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就会立刻想到她。温暖的冲动,莫名的躁动,难耐的悸动,一切因她而起的情绪汇集在一起,都变成了“喜欢”。

“我说,”山姥切突然开口。“跟我在一起,不会很闷吗?为什么你总是能笑得这么开心?”

“不会闷啊。”审神者摇摇头,继续微笑着看着他。“啊,你从刚才就情绪不对头,又在因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钻牛角尖了?”

山姥切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

然后女子果然拧起了秀气的眉,一手端着杯子,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在他顶着白布的脑袋上敲了敲。“我就是喜欢跟你在一起,你就算再闷我也喜欢跟你在一起!有时间研究这种乱七八糟的人生哲学还不如多想想我呢!你这笨蛋仿刀!”

山姥切的嘴角不可控制的向上扯了一下。

明明被骂仿刀,前面还有一个不太客气的定语,却让他打从心眼里觉得安心。

“我有想你啊。”青年的语气柔和了下来,只是一句话,就让还在酝酿说教辞句的审神者红着脸闭了嘴。

“……唔……”没想到向来容易害羞的恋刀居然如此直白的回了个直球,审神者一边捂着被预料外的威力震得乱颤的心房,一边努力回想自己刚才已到嘴边的台词。“山、山姥切啊,你对自己有点自信好不好,不要每次都要通过否定自己来确认我对你的爱啊!”

“!!”这次轮到山姥切被过于一针见血的评论戳中心窝,连忙掩饰着动摇的扯了扯头上的白布。

不过审神者说的没错。这习惯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一开始只是习惯性的对于身为仿刀的事实表示自嘲,然后突然被她当头棒喝。接着就像是铁了心要纠正他这扭曲的自卑感一般,审神者开始狠纠他的每一句话。

“像我这种仿刀……”

“你不是仿刀,要自称的话,请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刀。”

“这种脏兮兮的样子,对于仿刀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胡说什么呢,这么宝贝的刀怎么能这么糟蹋!”

“带我这种仿刀出门,有什么好炫耀的……”

“就算是仿刀,也不妨碍我带出去炫耀一下,我终于也有喜欢的刀了啊!”

于是,世界因为她的话语落下不绝的花雨。

”如果每天跟你说一次喜欢,你就能安心的话,那我一定能比闹钟还准时的去打卡吧。但是啊,安心感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争取的哦?“审神者继续说着让山姥切有些听不懂的理论。她眨了眨眼,看着他有些困惑的表情,接着问道。”那我换个说法,如果你问我,”是不是真的要选你,换别人会不会更开心?“的时候,我说”那我就去试试吧“,然后转头就走,你会让我走吗?“

”!!“山姥切露出如遭雷劈的表情,拿着杯子的手一歪,差点把热茶全都泼出来。

”啊啊,我是说如果啦!“审神者慌慌张张的连杯子一起握住他的手,笑着拍了拍他的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吧,你会放我走吗?“

只是一句话而已,那些曾经浮现在自己脑海中的讨厌臆想就鲜活的跳了出来。

”……我会让你选择你想选择的。“山姥切想这么说来着。

但是覆盖在手背上的手掌柔软而温暖,如果这份温暖今后再也无法触及……

”不会。“山姥切低声说道。他慢慢的看向审神者,再次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会放你走的。“

”……我跟你讲,你要是说会,你就等着我滥用职权收拾你吧。“审神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抚着胸笑了起来,然后起身走到他面前,笔直的看着他。”所以啊,不管我怎么说,你都是不会放我走的,那不就结了?况且我也完全没有要放手的打算。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久到两看相厌,久到淡如白水。“

山姥切动了动唇,但心里涌动着太多的情绪,它们一涌而上堵在了喉间,反而让他发不出声音。

”如果这样还是不安心的话,我再给你一个承诺吧。“审神者弯下腰,将光洁的额头抵在山姥切的额上。”山姥切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打造出来的吗?“

”……不记得了。“山姥切怔了一下,回答道。

”那,山姥切跟我一起过生日,可以吗?“审神者再次问道。

”……可以是可以……“山姥切不解的点了点头。

然后额上的温暖触感离开,审神者像是要掩饰害羞一样的转身往前走了两步,融进了庭院中有些荒凉的冬景。

”你知道吗,人类在结为夫妻的时候,都会宣誓。同甘共苦,不离不弃。但是我不但想跟你不离不弃,还想跟你同生共死。“审神者仍旧背对着他,轻声笑着。”从今天开始的每一年,我们要一起庆祝生日,然后在我离开人世的时候,我会抱着你的本体一起离开。不管是烈焰之海,还是冰冷黑暗的地下,我都不会放开你。“

审神者转过身来,皱着眉头,轻耸着肩膀,又是给他手入时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她在冬日的寒风里努力的笑着,低声问道。”准备纠缠你到最后,这样的我,你也会一直喜欢下去吗?“

明明是万物凋零的冬季,山姥切却觉得她的笑容就像在樱花遍开的园中一般的美丽。身体反应先行一步的起身迈步,山姥切一把将她抱住,托在臂上举了起来。

”把我跟你绑在一起,你已经……做好觉悟了么……?“

她并没有回话,只是低头把脸埋进青年的发间,然后伸手环住恋刀的脖子。

被风吹起的长发拂在山姥切的脸上,淡淡的香味飘进鼻尖。山姥切也不再讲话,只是默默的抱紧了她,看凭空出现的花瓣缓缓飘落在冬日的晴空下。



评论
热度 ( 267 )

© 彩虹幻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