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幻像

俗称变异馒头,叫我馒头,面粉,饼干都行...
原本以为LOF可以当个人网站用的,但看起来似乎框架不对的样子,是我想得太多了……
彩虹幻像是以前网站的名字~

点文系列:疑心暗鬼(刀剑乱舞同人 山姥切国广X审神者)

这篇我已经LOOP了很多次了嗷~~~!!  小R笔下的被被有那么帅!!!超级攻!!! 别扭但其实也很坦率~~~!!真的,爱被被的婶婶们,爱他就直接说出来吧~~~~

 

给R酱打CALL~~!!!!★o(*≧▽≦)ツ(/≧▽≦)/★

 

reike酱:

· 全站文章→全目录

·  @No back page 点的被被车,结果前面情节写太长了,干脆拆出一篇小甜饼了,车周末发

·  感谢@彩虹幻像太太的配图!没有她就没有这部有史以来最长最豪华的车

++++++++++++++++++++++++++++++++++++++++++++

 观察了大半天之后,审神者终于得出了最终的结论。

自家的近侍,或者应该说是给他放了一天假之后就拒绝继续担任近侍的原·近侍,生气了。

“兄弟只是不擅长表达自己而已,并不是对您有什么不满。”堀川坐在审神者旁边,安慰着快要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的主。

“都拒绝回来当近侍了,这还叫没有不满吗?”审神者郁闷的抱着膝盖,喝了一口堀川递过来的热茶。“我是觉得这段时间不管是战场还是事务工作都让他太过劳累,所以昨天才让三日月替他干了一天近侍啊,他就直接不理我了。”

“那您跟他解释过您把他从近侍一职上换下来的原因吗?”堀川问道。

“……昨天我才说完一句,「今天让三日月当近侍就可以了」,他就直接转身走了……”审神者小声说道,然后想起接下来的事情又再次不忿的抬高了声线。”但是后来我几次都想要跟他解释,他直接看到我就低头走人啊!“

说到这里,审神者歪过身子探进身后的厨房门洞看了一眼,披着白布的青年正闷声不响的站在水槽前洗着碗。听到门口的动静,青年抬头看了一眼,冰绿色的眸子掠过审神者之后又低了下去,就像门口空无一人一样。

”……你看,又无视我……“审神者哀哀的转过头,继续埋进了臂弯之间。”所以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一定要把他怼在墙上不能动才会乖乖听我说话吗?“

”这倒是个好办法。“听到这句自暴自弃的发言,堀川却像得到了什么启示一般,起身站到审神者面前,再次蹲下后郑重其事的拉起了她的双手。”主,您要对自己有自信。我们都是您的刀,都爱戴着您,是不会有任何一把会真的对您心生排斥的。在所有的刀剑之中,兄弟对您的心意是最真最重的,只是由于太过于珍惜您的话,有时候会被自己也不理解的激烈感情逼到死胡同里去。这时候就需要您来给与爱的铁拳了。“

”爱的……铁拳?“审神者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茫然的复述着堀川的话语。

”不看您的话,捧住他的脸让他只能看到您在的方向就好了。不听您解释的话,按住他让他除了倾听您的话语之外别无选择就好了。况且,还有很多不需要语言也能沟通的方式不是吗?“堀川笑着说道。”我们的本丸之主,可从来不是只会在角落里止步不前的人啊。“

”……虽然有点不明白,不过现在的堀川好像很帅的样子啊!!“审神者觉得自己已经被山姥切的冷漠对应打击得快要碎掉的心脏好像随着堀川的话语再次鲜明的跳动了起来,不由得跟着堀川的施力站了起来。

”哈哈,总之一直在这里暗中观察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先去到他的身边,再具体想想该怎么做吧。“绕到终于放弃在墙角做蘑菇的审神者背后,堀川用力在她背后推了一把,然后贴心的关上了厨房的大门。

”呜喔——“被突然从黑暗的室外推到明亮的室内,差点失去平衡的审神者发出了奇怪的叫声,一边感叹着堀川个子小小但这力道不愧是极化胁差,一边站稳脚步。抬起头来看到脸色阴沉的山姥切正直直的看着这边,然而在审神者想好怎么开场之前,对方便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下冒着泡泡的水槽中。

感受到冷场带来的尴尬感,审神者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回忆起堀川刚才振奋人心的演讲,重新鼓起勇气,慢慢的走到了山姥切旁边。

”……你在洗碗啊……“审神者小声的说道,然后说完就恨不得把自己刚问出的话重新塞回去。卧槽你瞎吗?这一看就知道的事情还需要单独拎出来问?不是明摆着一句”嗯“就能被打发了吗?而且看现在山姥切的情绪,估计连一个”嗯“都不会赏给自己啊!

”……你不是在外面聊得挺开心的吗,进来干嘛?“山姥切低声说道。

”……!!!“尽管山姥切的语气仍旧是一百分的不开心,但现在的审神者还是想欢呼。不是”嗯“,也不是无视,山姥切居然回复了一整句话,还是个可以继续延展下去的话题!!一边庆幸着低着头的山姥切看不到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审神者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尽量轻柔的说道。”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昨天换近侍的事情……“

”不用解释了,天下五剑挺好的,我也没有任何不满。“山姥切直接打断了审神者的话语,就像要将她接下来的说辞也用水声淹没一般,拧开了水龙头。”没有别的事的话,你就出去吧,我还要洗碗。“

方才的雀跃顿时被熟悉的失落感所替代,审神者看着青年再次背对自己的身影,郁闷的垂下了肩膀。但背上还留有堀川将自己推进来时的冲击感,审神者想了想,撸起袖子又站了过去,拿起放在台面上的抹布之后,抓住那只已经被山姥切在水下冲洗得干干净净的盘子。



”那我来帮你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快一点。“审神者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山姥切抓在盘子另一边上的手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

”别这么说嘛,我又不是那种喜欢把工作都甩给刀剑们的审神者。“审神者试图把盘子往自己的方向拉扯过来,但跟付丧神比手劲的话,人类女子的力气还是远远不够的。

”我都说不用了!这个时间的话,应该是你跟近侍一起待在书房里喝茶看书的时间段吧,让三日月一个人在书房里等太久真的好吗?“山姥切的音量不由得提高了一些,手上的力度骤然加重,提拉着将盘子整个扯了过来。不过盘子虽然已经冲干净了,却被山姥切手上的泡沫滑的脱手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了漂亮的曲线后,在厨房一侧的墙上砸出了清脆的声响。

”没事没事,我来收拾就好了。“跟山姥切同时怔住的审神者先缓过神来,笑着快步走了过去,俯身去捡地上的碎片,然后在山姥切拉起她之前,便小小的”嗯“了一声,将手缩进了怀里。

”!!“山姥切连忙扯起审神者的手臂,拉到自己面前。纤细白皙的指尖上,一处红色的口子正往外冒着血。好像刚才那一下抓得还挺用力,女子指尖上的伤口看起来并不算浅。

”抱、抱歉……我一时没注意……“审神者有些尴尬的笑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山姥切的脸。原本只是想要抢在他前面把碎掉的盘子打扫干净而已,却反而弄得对方更加生气……果然刚才应该在第一次被他拒绝的时候就转身离开吗?突然感到鼻子开始发酸,审神者小声对山姥切说道。”……没事的,只是被划了一下而已,我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就好了……“

然而就跟刚才那个盘子一样,被山姥切牢牢抓住的手腕没有丝毫要被放开的迹象。鲜红的血滴顺着微微向下垂着的指尖滑落,在浅色的地砖上打出艳丽的花朵。就像那颜色太过刺眼一般,山姥切皱着眉拉着审神者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扯出一枚干净的白色手帕给她裹在了指尖上。然后迅速的在水龙头下冲掉了手上的残留泡沫之后,拉着审神者从厨房走了出去。

”……山姥切?“审神者在后面试探性的叫着。但走在前面的青年并没有回应她,只是闷声不响的在前面走着,经过那条通往医务室的走廊时也没有停留。

也跟着沉默下来的审神者在被带进了年轻仿刀的房间后,安静的在中间的矮桌旁端坐下来,注视着关上门后便径直走过去打开柜子的山姥切。在对方将一个简陋的纸盒放在桌上后,乖巧的将受了伤的手放在了他向上摊开的掌心上。

跟到刚才为止的恶劣情绪相反,为审神者处理伤口时的山姥切虽然仍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但手上的动作却十分轻柔。用生理盐水清洗伤口之后,仔细的确认过伤口里有没有混进细小的碎片,他这才开始用蘸取了碘伏的棉球开始为伤口消毒。

尽管已经预料到了即将来临的刺痛,在棉球触上伤口表面的瞬间,审神者还是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然后握在下方的手掌随着自己的动作也紧了一下,山姥切移开了拈在镊子顶端的棉球,关切的看着她。

”不好意思,反应有点大,不要在意……“审神者抱歉的笑笑。

然后消毒工作便再次开始,只是对面的青年在棉球接触到伤口的同时开始轻轻的对着伤处吹着凉气,就像审神者每次为他处理伤口的那样。碘伏浸着伤口疼得厉害,但凉凉的气息喷在那里却让人觉得心里痒痒的。无处抓挠的痒意在心里扭动着,被他凝视着的指尖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的发烫,审神者都要担心已经止血的伤口是不是会再次喷出血来了。

”……虽然挑现在说这个有点狡猾,不过如果不是现在的话,山姥切是不肯好好听我讲话的吧。“审神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的说道。为自己处理着伤口的青年仍是专注的盯着指尖,但也没有要让她闭嘴的任何表示。于是审神者便继续说了起来。

”你为了在规定的时间内帮我拿回第二套修行道具,上周很是勉强了一点吧?虽然你平常从来不跟我抱怨,但是前几天我看到你在书房里打了好几次瞌睡,还有一次差点把头撞桌子角上了。而且晚上连平常最喜欢吃的菜都没怎么动筷子吧?我问了一下房间就在你隔壁的堀川,他说你这几天都是一回房就关灯没了动静。但是就算我让你休息,只要你还是近侍,就一定不会在我还在工作的时候自己去休息的。所以我才想说,让别人代为做一天近侍,好让你好好休息一天。但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没有事先把我的想法跟你沟通,也没有提前问一下你的意见。如果让你产生了什么误会的话,我向你道歉。“

”……只是想让我休息而已吗?“山姥切从中途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越是听着审神者的话语,便越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是……不是对我这段时间的表现有不满吗?“

”哈?我为什么会对你有所不满啊?“这次轮到审神者惊讶了。

”……“山姥切局促的眨了几下眼睛,下意识的想要去扯头上的布,却又无法放下手上的镊子,只好吞吞吐吐的说了起来。”……因为我最近都没有做出金色刀装啊。而且去秘宝之里的时候,还几次都因为我的判断失误而丢掉了所有拿到的乐器,拖慢了整体的任务进度……所以比起我这种仿刀,你选择天下五剑那种名刀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昨天中午我还听三日月说,他一次性给你做出了五个特上投石……“

”……所以我是会因为刀装斤斤计较的那种人吗?我就因为这种小事被你无视了整整两天吗?“审神者气结,用没有受伤的手啪啪的拍着桌子。

”抱、抱歉……“山姥切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看着立场跟自己完全对调过来的山姥切那想要钻进白布下而不得,只能僵硬的握着镊子低着头的样子,审神者桌子拍到一半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握住那只温柔的托在自己手掌下方的手腕,审神者前倾着身体轻声问道。”你还愿意继续做我的近侍刀吗?没有你陪在身边的话,我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行呢。“

”!!!“脸上炸出了一片红霞,山姥切狼狈的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审神者。”突、突然说些什么啊……“

”本来就是啊,从昨天开始,我批错了四份文件,月底总结写了一半串戏写成了战术分析,洗澡的时候把护手霜当成了洗面奶,就连简简单单的捡个碎片都能把自己手割残。“叹着气动了动那只已经被充分消毒的手指,审神者握在他手腕上的手再次收紧了一点。”山姥切不肯回来我身边的话,可能我明天还会继续各种心不在焉的弄伤自己啊。“

”……你是笨蛋吗?“第一次遭到如此幼稚的威胁方式,山姥切不由得轻笑出声。被审神者的发言提醒了手头还有尚未完成的工作,他再次为伤口消了一次毒,便拿起了被装在密封袋里的干净纱布。”明天我会按时去叫你起床的,所以等我包扎好了,就赶紧回房间去休息吧。“



评论 ( 5 )
热度 ( 325 )

© 彩虹幻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