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幻像

俗称变异馒头,叫我馒头,面粉,饼干都行...
原本以为LOF可以当个人网站用的,但看起来似乎框架不对的样子,是我想得太多了……
彩虹幻像是以前网站的名字~

炖肉系列:惑从口出(刀剑乱舞同人 烛台切X审神者)

这是我第一次开车……不不不,应该是人生中第一次坐上了加长林肯~~~~~~这样下去我觉得我真的要沉进光忠沼了啊啊啊啊~~~~捂脸~~~~ 赞美小R嗷嗷嗷嗷嗷嗷~~~~!

reike酱:

· 全站文章→全目录


· 咪总四连击之四,因为 @彩虹幻像 给我开小灶的图写出来的豪车


· 全配图在外链的文章里有,请大家去赞美馒头太太


+++++++++++++++++++++++++++++++++++++++++


一年的四个季节中,审神者最喜欢的是秋季。


即便是零点过后的深夜,也只需要一床薄被就能御寒,再加上身后这个把自己完全圈在里面的温暖怀抱,简直就是惬意到完美。


——如果没有失眠这种睡眠问题的话。


其实审神者白天还是很能睡的,特别是下午一点到三点之间,每天在书桌前坐着都能小鸡啄米。但即便是中午忍着不睡,一到晚上十点以后,便又像刚磕了mp药水一样,精神得可以一口气写十份报告。当然拖延症晚期的审神者是不会干半夜起来写报告这种勤勉的事的,她选择拿写报告的精力来刷微博以及跟基友聊天。


背后传来男人粗重而平稳的呼吸声,带着体温的吐息从微张的薄唇中被吐出,打在审神者的耳尖上,有些痒痒的。再次把脑袋往被子里压了压,审神者小幅的竖起屏幕,确认已调到最低亮度的光线不会照到身后的恋人,便又将手机画面从微博跳转到了聊天窗口。


被静寂的黑暗所笼罩的房间,在睡梦中仍不忘将手臂圈在恋人腰上的男子;还有害怕吵醒恋人,如同仓鼠一般缩在被子里,小心翼翼的在屏幕上移动着指尖的审神者,实在是一片温馨而祥和的景象。


然而聊天的内容却跟温馨祥和没有半毛钱关系。


即便话题伊始的买买买除了对双方的钱包都不是很和平之外还无伤大雅,而聊来聊去之后的中心点却放到了两位审神者各自的恋刀上,还配合深夜的时间段做了一些特殊处理。于是一场有意义的对话在进行了三十分钟后,终于从“自家恋刀的爱情表现”聊到了“自家恋刀在床上的爱情表现”。


好友的恋刀是在审神者之间也享有顶级主厨之盛名的压切长谷部,如果只从自家本丸的长谷部来判断的话,审神者直觉认为即便是当了恋人,他也应该是那种“主让我动我就动,主不让我动,哪怕屌爆也不动!”的铁血忠犬,但这种猜测随即在好友的血泪控诉下化作了美好的泡影。在听好友讲完极化部回来之后自己第二天都没从房里出去过之后,审神者除了刷新了对于压切长谷部这把刀的新认知之外,居然还有点隐隐约约的羡慕……


然后审神者便十分坦率的表达了自己的艳羡之情。


“一夜七次什么的,有生之年我也想试试啊!!”


“……我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jpg”


“不是啊,我当然知道光忠总是在为我着想,任何勉强我的事情他都不会去做。但是人生总得要点激情的嘛~不然不是浪费了他这个初始自带的总裁人设?”


“哈哈哈哈你说的很有道理,咪总乍一看确实就是妥妥的霸道总裁啊,感觉被他看上的话下一秒就会被直接怼在墙上用现金打脸,然后告诉全天下你被他承包了。”


“对不对?对不对?而且不管在任何时候他都超游刃有余的,真想看看他失去控制是什么样子。”


“emmmm……不过我感觉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比较好,毕竟人家是太刀,除了晚上视力不太好之外,应该不会比长谷部好对付。”


“哈哈哈哈能怎样,让我坐上去自己动吗?还是玩捆绑?”


正在肆意的放飞着自我,圈在审神者腰上的手臂骤然收紧,吓得她连忙伏下了手机屏幕,战战兢兢的回过头去。


“再不睡觉,明天又要起不来了哦?”低沉而富有磁性的低音带着浓厚的鼻音从身后响起,男人的唇轻轻在她覆盖着发丝的脖子上吻了一下。


“嗯!这就睡!”感觉烛台切这十分日常的暖男反应应该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聊天内容,审神者松了一口气,按灭了手机屏幕。


到了第二天,审神者就把这茬给忘了。


每个月的这个时间段是审神者最为清闲的几天,既没有需要马上提交的报告书,也没有需要在限定时间内完成的特殊出击任务。而人类其实也是一种极为矛盾的生物,太忙的时候觉得倒下来就可以进入冬眠状态,但真正闲下来的时候,又觉得无所事事,时间无处打发。在事情不来找我,我就主动去找事情的可嘉精神下,接连完成了陪三日月在廊下喝茶聊天,和五虎退一起帮白虎洗澡刷毛,帮歌仙扯着山姥切洗被单这几个重要任务之后,审神者觉得自己今天一天过得颇有成就感。照例和本丸的刀剑们一同愉快的共进了晚餐后,回到房间的审神者便迅速的冲了个澡,接着便随意的套了一件睡裙,把厚实的睡袍当做薄毯盖在背上,横着趴在了床上。


“已经洗过澡了?”随着拉门在轨道上滑动的声音,烛台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审神者回头看了他一眼,刚从门外跨进来的高大男人反手关了门,又关上了顶灯。虽然这个时间就熄灯好像有些过早,但现在审神者并没有打算就着灯光看书,所以也没什么影响。于是她又漫不经心的看向了手机屏幕,翘起小腿在半空中悠然的摇晃着。


“是吗?真遗憾。我本来还准备跟你一起洗个澡呢。”烛台切好像的确是很遗憾的样子,说完后还深深的叹了口气。


“……哈?……这是拿的哪里的剧本?”审神者拿着手机愣了一秒,心说光忠怎么也会开这种玩笑了。


“要做的话,从一同入浴开始,不会更加浪漫一点吗?”烛台切的声音又靠近了一点,带着浓浓的笑意。


“……哈??……不是,光忠你别闹,现在离能说梦话的时间还早。”审神者有些拿不住手机了。虽然现在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但墙上的时钟才刚刚划过8点。而且正在他们对话的当口,外面的走廊上还传来短刀们嬉戏着小跑过去的脚步声。


“我可是正想努力为你实现昨晚的梦话啊,不转过身来给我一点鼓励吗?”黑色的外套啪的一声被扔到了审神者身侧的床上,惊得她迅速的翻身坐了起来。


“……昨晚的梦话?”隐隐开始有不详的预感,审神者下意识的把手机往床边塞了塞,有些不安的问道。


“一夜七次,你不是想试试吗?”烛台切站在床边,向上摊开双手,笑得十分灿烂,而目睹这绝美微笑的审神者却瞬间体验到了心脏骤停的滋味。


在“卧槽光忠你居然偷看我手机屏幕!”和“不不不光忠你听我解释!”的两难抉择中纠结了两秒钟之后,从慢慢走近床边的烛台切身上感受到肉食系猛兽的危险气息,审神者马上决定先认怂再说。


“嗯?你是说昨天我跟朋友的聊天内容吗?那只是开玩笑啊哈哈哈,你要知道,其实这就跟女生宿舍的睡前talk一样,聊起来大家都很污,但也只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啊……”审神者讪笑着摆着手,裹紧睡袍紧紧靠上了床头的靠板。


“哦?只是开玩笑吗?”烛台切将屈起的食指松松的搭在领带结上,慢动作一般的向右前方扯开。向反方向的侧过脸颊,烛台切微微眯起上挑的金眼,唇角向上勾起。“……不是对我没有信心吧?”




有信心的请刷卡

评论
热度 ( 474 )

© 彩虹幻像 | Powered by LOFTER